普门品全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一个有15年手淫史的人所想说的话

发布时间:2019-08-16 09:41:22 编辑: 阅读次数:

看了很多戒手淫的文字。有很多相似的经历和感受,但是每个人的情况又不尽相同,各有各的特点。我也深受其苦,将近15年之久。愿意把我的一些亲身经历和感受披露出来。所说均是坦诚之语,叙述也较直白。想让我这个例子更为鲜活地呈现出来,同时也便于后面的分析。

我从小是个性欲很强的人,喜欢过很多女人,对女人有着强烈的欲望和好奇。10岁以后开始明显发育,经常处于亢奋状态,心里欲火如焚,但是对于这股欲望既不懂如何发泄,也没想过如何引导,只能忍受。这种状况一直保持到15岁之前的一个晚上,纯粹是没有目的玩弄,无意中导致射精。一瞬间电光火石,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就全明白了。感到自己被“憋在鼓里”太久了,一下子云开雾散。内心有点小欣喜,觉得发现了一个日后可以取悦自己的好办法。自从发现这个“好办法”以来,15年了,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不是不想离开,是放不下。最初的时候资讯不发达,我的创造力都用于去搞一切可以激助我淫欲的东西去了。秘密的,隐藏的,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用可以搞到的一切资源进行手淫。图书封面,插图,VCD,小说,以及一些电视节目等等。那时常盼父母不在家,可以打开电视机或者vcd进行。形成了一种类似强迫症的习惯。见缝插针,不那样做不行。平时上学下午3点上课,2点半家长上班出门后,还要焦急地打开电视寻找可以刺激的节目,比如电视购物,MTV什么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也要弄出来,然后心急如焚地骑车去上学,疯子般冲过街道,那时是初、高中,迟到在校门口检查记录很严,往往在上课铃打响前半分钟当着已经坐好的同学和讲台上的老师的面,故作镇静地走进教室,貌似很有时间观念,其实背后很龌龊。经常每天白天一次。晚上钻进被窝还要一次。在黑暗里进行意淫。意淫的对象有时还包括高中的几个女老师,觉得她们的身份能带给我一种特殊的快感。精力旺盛,不把自己的精力耗光难以忍受。事后身心很低落。生理上疲倦,心理上孤独,失落,迷茫,挫折。在开始的几年里,我并不太在乎对身体有什么损害,一方面是本身身体素质较好,损害还没有体现出来。另一方面,是接触到的书籍往往都说适度手淫没有坏处。虽然自己的频率远谈不上适度,但是有这种说法撑腰,我就觉得手淫是天经地义,基本无害的。那个时候晚上还经常想用那件事来提神,完事了再学习。每次完了,自然都困倦的要命,眼皮如垂铅,捧书而睡。以前学习很好的,虽然也厌学,但是起码还能学的下去。自从沉迷了那种“玩法”,就再也没有心思和精力学习了。痛苦的高中生活之后,复读了一年,勉强上了个“大学”,同时也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只是还没有联网。但是这也“如鱼得水”。电脑成了自己游戏和淫乐,堕落的机器。机器本身是无罪的,过错在操作它的人选择用它来做什么。

混完几年毕业了,凭借父辈关系才进个没什么前途的单位,之后也结婚生子了。但是手淫这个习惯从来就没离开过我。直到上个星期前都是如此。最近几年,我通过网络的便利条件,搞到了大量的黄片。一度每天上网站,就像逛超市,不是找片看而是挑片看。下10部,删9部,留下一部“精华”的。下过多少,看过多少,删过多少是记不清的,单就浓缩了又浓缩的“精华库”就很庞大。

这15年来,也曾禁过几次手淫。一次是十几岁高中时,突然觉得那件事情总让自己没精打采,还很低落,有些厌恶,想禁掉。于是一口气大约禁了四十余天。那次每过一天,心中隐约都有一种了不起的成就感。每过一天,压制的欲火也在我心中推积得更猛烈一些。终于在父母不在家的某个晚上打开了VCD,放进了喜欢的MTV碟(那时我只能搞到这种程度的,还偷家里的钱买过不少我希望是三级但实际上有的是有的不是的乱七八糟的碟。那一类的东西曾数次被我毁掉,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从零开始,重新积累),禁欲终于在积郁难消的情况下破了。然后就是一破不可收拾,仿佛要把之前“损失”的全部找回来一般。禁欲结束了,又回到了从前。

第二次是谈恋爱之后。觉得再那样对不起女友。于是便把自己电脑里的相关资料都删了个干净。持续了一段时间,心里又痒痒了。于是便又偷偷摸摸地开始,找资源,并且内心为曾经“草率”删掉的那些资源感到惋惜。

第三次是两年前,初次接受佛法的时候。那个时候震撼是巨大的。很多习惯从那时候嘎然而止了。最明显的是吃素了。人生找到了依托,很多事情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为什么应该做,为什么不应该做。众生肉从那个时候到如今一直就断得干净了。心里断了。因为明白了为什么,就不会再执著于那个“美味”了。酒也滴酒不沾了。以前,我是个昏昏噩噩的食肉大户。至于为什么吃素了,最初并不是因为善心发现,而是那时不得不吃素的。在我初接触佛法那段时侯,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给自己每个月列了一张表,这个月哪些天需要过午不食,同时用五戒的标准(皈依了,没敢受戒)来检查自己的言行。非时、非处、非道的邪淫也受到了比较严格的自律。电脑再次删干净了。但是我没有能坚持下来。标准在一点点降低。说到底还是正信不足正念不坚强。对于戒律要求去做的,我是有选择的,容易做到的,我就做了。不容易做到的,我就给自己打折扣,内心深处觉得这样固然不对,但危害恐怕也没有那么严重吧。这是侥幸心理使然,也是对因果信畏不足的表现。随着时间流逝,内心依然在慢慢积攒着邪淫之欲,直到某一天,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最初就是想看看,以为自己不会越过雷池。但是越看越忍不住,终于对着一系列照片投降了。堕落了,便又开始堕落下去。

第四次也是最近一两年。还是想断掉手淫。当时的想法是黄片可以看,忍不住了也可以一边看一边弄,但就是不让自己完成最后那一步,觉得不完成那一步就不算真正的手淫,也算一种胜利。这是一种昏昏然状态下自创的歪理。显然,我这种所谓“胜利”也是不可能保持的。一天、两天、三天、四天,最终失败后,还是长久的溃败和堕落。

第五次,至今仅十余天。这次的起因是身体状况更差了,手淫对身心的消极影响太明显了,吃不消了。内心对手淫真是想离弃它了。这时我有幸看到了一篇文章,叫做《淫欲的本质---怎么才能彻底革除淫心》。(这篇文章大家可以搜索一下很容易找到的。推荐一读。)这篇文章对我深有启发。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令我觉得这次和以往的历次都很不同了。包括等身体歇过来以后也不会让手淫死灰复燃,像我历次经历的那样。

\

谈谈我的感受。通过读那篇文章,我终于可以弄明白这些年自己是怎么回事了。自己多年来困扰在对声色的执著,以及对那一瞬间快感的执著中。这两个执著,仿佛一个透明的框架,这些年我一直在这个框架里生活,自己却对这个框架本身视而不见,意识不到它的存在。我的生活就好比被赋予了某种公式,一双无形的手,一双来自我内心的无形的欲望之手,在推动着我,在强迫着我,遵循那固定的公式。那个公式名叫“恶性循坏”。欲望号列车具有强大的惯性,我脆弱的努力,不能阻挡它的行驶。它驶过带着巨大的风,那种风叫“习气”。

那些或者来自眼耳或者来自意念的声色刺激了我,使我的生理和心理处在一种兴奋的激发状态。这是我喜欢的状态,也是我追寻的状态,是所谓一种“舒服”的过程。这好比是手淫时需要的“下酒菜”;没有声色意淫助阵,手淫就提不起兴趣,单纯手淫而没有“下酒菜”是“无聊”的,往往是“没法进行”的。而我之所以离不开手淫,更内在的原因是内心对于射精时那一瞬间“快感”的贪求。这好比是手淫的“饭”、“正餐”。射精是手淫的最终目的。可是这一瞬间太短了,但这短暂的一瞬间足以令我贪求不已。正因为它短,才更不满足,所以为了那个瞬间,一次次地贪求,执著。或者为了迎接它的来临,条件宽松时便做足了“花样”“铺垫”,或者为了拖延它的来临,一次次在将来时停止,就像急刹车一样体会将泄未泄的生理心理刺激,稍待冷却再度开始,因为它的来临意味着高潮也意味着结束。往往搞到精疲力尽,事后如冷泥横摊。

要抛弃手淫就要抛弃对射精那一瞬间“快感”的贪求。因为那个“贪求”是牵导着自己一次次重蹈覆辙的根源。

手淫如果是一条毒蛇,这一瞬间的“贪求”,就是这条蛇的七寸。和一条生气勃勃的蛇搏斗是费劲的,打击面太大,不知道怎么打,打不死,它僵而不死,它装死,到头来要么一不留神要么坚持不住,还是被它翻身反咬,自己却败下阵来。我已经败过四阵了。要打击就认清它的“七寸”,干脆、彻底、还省力气。我不敢保证我能把它打死,但只要掐着它的七寸,它就翻不了身,咬不了我。

我觉得要放弃那种贪求并不难,难点在于认清它。我的切身感受是,一但我认识到这一点,那好,我以后不要那种贪求了。我放弃。我放弃对那个一瞬间的贪求。我清醒于放弃了那个贪求以后,那个贪求一次次悄声地呼唤“要回我吧,要回我吧,你忘了我很好吗?我能让你爽,你已经太久没有我了,哪怕就一次”我清醒于习气使然的对贪求的那份藕断丝连,那份依稀的不舍。每当这时要清醒,要决绝。弃之如履。

然后再反观自身,似乎再也找不到手淫的理由了。似乎再也找不到手淫的动力了。

在此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正在贪求的是什么。从来没有头绪去思考过这些问题,只是浑浑噩噩地 看片,手淫,射精,失落,(可能有的人再加上一条 懊悔,然后依然看片 手淫,射精,失落,懊悔,看片,手淫。。。。。。)公式般如此循环,行尸走肉般的,也许很迷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

人往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运行的。如果对自己有了清楚的认识,戒除手淫就变得简单和坚决了。

受到启发之后的我,觉得身心轻松也清新,好像原来身上糊着一层泥现在抖落了。仿佛被解放了,放下了沉重的负担。同时也觉得,十几年以来,我第一次以后终于可以做点事情了。可以开展我“美好的”人生了。起码和之前那个浑浑噩噩,迷茫失落的自己可以一刀两断了。

\

关于对于声色方面的执著,我是这样认识自己的。我喜欢电脑屏幕里面的那些女人,那些女人其实是一些我所偏爱的属性的综合体。那些属性包括 一些特定形状的曲线,比如乳房的“曲线”,大腿形状的“曲线”,还有整体是“丰满”的,皮肤是“光滑细腻”的,面孔是“年轻的”,头发是“锦缎般”的,等等,这些分散的属性可以拼成各色各样的女人。我迷恋的并非某个女人,我迷恋的是她展现出的某些属性。这些属性能够刺激我使我的生命处于一种激发的状态。同样能刺激我的还有“女人眼里的淫荡气息”,以及某些“变态的”甚至是“乱伦的”这些堕落的、邪恶的东西。人总是需要一种“刺激”的感觉,如果觉得不够刺激,就需要变花样,需要加重“口味”。这种“加重口味”的过程,往往就是更加堕落,造下更多恶业的过程。那些属性刺激了我的生命,让我的生命处于一种激发状态,而我的习惯是忍受不了这种激发状态,必须把能量发泄出去,并在发泄的那一瞬间获得一种更高的激发状态,然后就是持久的低落。在这里我联想到了吸毒。我觉得吸毒就是通过药物刺激,使人的生理心理获得一种比“性高潮”还要高的多的激发状态。而且那种激亢状态是持续的。性高潮只是一瞬间,而吸毒是比性高潮还要高,而且持续的激亢。手淫过后,会低落。吸毒过后呢?想想自己仅仅一瞬间的性高潮过后都会如此失落,那么吸毒过后的痛苦就可以猜想一些了。因为吸毒太“刺激”了,所以吸毒也不需要色情什么的来“助阵”,来“激发兴致”,打一针就“OK”了。据说有一种毒品使用一次就终生无法戒除,除非切掉大脑里的“蓝斑”。(毕淑敏的小说《红处方》有关于这个的描写)这样一类比,我觉得手淫,也算得上非常轻微的“吸毒”了。另外艺术呢,音乐,等等,都是对某些属性抽象出来以后,对这些属性的综合体加以偏爱,产生“美感”。但是那种美感并不引导人们去发泄。所以艺术不是堕落的。然而艺术也是迷恋,也是执著,只是迷恋的那些属性是中性的并不邪恶而已。我的意识中对“那种淫荡气息”的迷恋却是邪恶的,是一种恶业。人们对性的迷恋,是最原始最天然的迷恋。没有这种迷恋我们也不会生身为人。我们之所以成为人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来,也是因为我们在出生前迷恋父母的做爱。如果不对这种迷恋进行工作,我们一直会在轮回里沉浮。

我觉得那些黄色的资源,有点像我已经放下的对众生肉的贪著。因为我想明白了众生肉不可食,再见之,便不认为其为食物。同样那些黄色的东西,我也不应该害怕再见到它们。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花花世界,除非你闭眼堵耳,否则不可能看不到对自己有“触动”的东西。“赤裸裸”的那些东西,你可以选择不去看它们,但是“潜移默化”的那些东西,你却不得不经常面对。就像肉边菜。你想吃素但不具备这个条件。但你也不害怕肉边菜的“诱惑”。心中无肉,便不怕见肉。而是应当生出慈悲。心中无色欲,也才不会害怕见到色欲。相反那些提供色欲的,其实是很可怜的生命,她们他们造孽,要受果报。你观看她们造孽,也要受果报。正如没人吃肉就不会杀生这个道理一样,没有观众也不会有她们的表演。吃肉即是杀生,观淫即是行淫,逃不了干系的。于是便也应该慈悲。那些“美丽的”“淫荡的”“刺激的”声色诱惑,是手淫的“下酒菜”,那种对一瞬间“感触”的 贪著 是手淫的“饭”。只断菜,不断饭,手淫这种习惯还是会“假死”以苟活下来的。要断不能不从“饭”上下手。双管齐下。饿死它。

对于声色的东西固然要不接触它们,但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害怕它们破坏自己的定力。认识色欲的本质,放下对那些声色属性的执着,乃至放下贪求那一瞬激荡的执着,那样就可能从根本上断除它,也才是真的断除。

手淫者,我的体会是,一事无成。没有精气神,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且不说本身萎靡颓废,无论是对于生活还是修心,固然有一时冲动,也必会自行气馁,坚持不下来的。

手淫对我的影响是很深刻的。学业,事业,爱情,婚姻,家庭。全方位的,都受到了不良的影响。十几年来,其实我生活的内在核心就是“手淫”式的。一直生活在为了追求某种快感而不惜付出其他代价的那种执著中。手淫不仅是我生活中隐藏的非常重要的部分,它侵蚀着我的身体,我的一切,手淫本身也是我内心生命能量运行的一种体现。为什么我迟迟不能摆脱那种束缚?是因为我对自己认识得不够深刻。现在我对于自己认识上了一个台阶,我可以改变了。有效地改变了。

我从初中开始喜欢过一个姑娘。我觉得我们多半是很有情缘的。我们彼此曾经深深地喜欢。但是谁也没有明说。她很美好。但我从不敢奢求自己这辈子能和她在一起。我内心深处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多少年过去了,她依然在我心中,有一个美好的形象,一个美好的回忆。她是个有福有德的姑娘,她现在嫁的老公也是一个德才兼备的人。很好,我很欣慰。我曾觉得她本来应该是我的。但我现在不这么想了。她本来就不是我的。只有一个很清洁的生命才配的上她。因为她是美好的。一个污浊的人是没有福分配得上她的美好的。我是一个清洁的人吗?我不是。我带着很多污浊的习气来到这个世上。那份污浊并非命运对我不公,而是我累世自作自受自己造成的。因为这份污浊,就算我有一些福报,也因为污浊的困扰,把福报削减了。她是一个有福报的姑娘,假如她跟了我,那还叫有福报吗?所以她本来就不是我的。假如我当初对自己把持得好一些,我还是可以配上她的,但是我有那么多从生就带来的污秽在障碍我,我不可能一开始就把持得好自己。

为什么有的人清洁有的人却污秽?清洁自有清洁的道理,污秽也有污秽的道理。不要羡慕别人有好命,别人有好命自有别人有好命的道理。这么一想,嫉妒心,妒火也熄灭了。我往世造了污浊的业,它们不会消失,我迟早得面对。造的越多,面对时越痛苦。早晚要回头,越早回头,越少受罪。执迷不悟,到头来吃大苦的还是自己。再苦,我们人也苦不过地狱众生。

其实爱情本身也是一种执著,一种苦。就像一瓶水。幸福的爱情是水里加了半把泥沙,不幸的爱情是水里加了一把泥沙。

真正的清洁,是一开始就可以不受爱情的困惑,不受爱欲的困惑,就像一瓶清水,没有泥沙。

所以,我也不应该盼我和我内心难以忘怀的姑娘今生无缘,来生再续。

所以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后悔就是依然执迷不清。

我放下了一些东西。但是很多作茧自缚的负担依然背负着。虽然放下的越多,内心越清凉。没有放下的是想不通,看不破,放不下。机缘依然不到吧。

人生八苦,什么是幸福呢?每个人和每个人苦恼程度不同。苦恼轻就似乎是幸福了?

手淫这种行为,是加重了我们的苦恼。杜绝手淫,是减轻了我们的苦恼。但终究还是苦,在这个世界里,只有苦轻苦重之分,没有幸福的。

本人年纪尚轻,曾经有很多的机会,也有似乎属于我但实际上并不属于我的光明前途,但是由于精神一直萎靡,至今一事无成。身体也损害很多。诸多疾病,不一一赘述了。时有无常迫近之感。最初吃素,是因为自己的痛风病犯的太厉害了。每日每夜的疼痛,在身体各个部位游移,又不愿让家人知道为我徒增担心。时常脚腿痛得行走如踩刀踏火,却又极力掩饰。所以后来因为这罪受得太多才不敢吃肉了,吃肉引发痛风。素食几周后,忽然心中对佛法产生了亲切,于是便接触了解,乃至皈依,内心洗涤震荡至今。是疾病引我入佛门,所以我不怨恨疾病,反倒感谢它

本文链接:一个有15年手淫史的人所想说的话

上一篇:一些中国茶里面的蕴涵

下一篇:三界无安是火宅

推荐阅读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