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全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三十七道品的修证意义

发布时间:2019-08-19 09:44:38 编辑: 阅读次数:

“三十七道品”,在《辩中边论》里面被列在《修对治品》中。所谓“对治”,是对治什么呢?就是对治众生的烦恼。因为众生有种种妄想执著,而轮回六道,受极大苦,不得出离。佛陀兴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而为众生开示种种解脱的法门,使之离苦得乐,同登觉岸。而三十六道品在佛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因为它是从迷转悟的金钥,从凡夫到成圣成贤的宝筏。如果离开了它,我们将被滚滚的生死长河淹没,没有出头之日,可见三十七道品对我们修行是多么的重要。然《辩中边论》对它的说明比起其它经论更为详尽,下面就讲一讲《辩中边论》中所谈到的三十六道品,它是如何来对治众生的种种病症的。

三十七道品,如果把它归纳起来有七种:一、四念住;二、四正断;三、四神足;四、五根;五、五力;六、七觉支;七、八正道。

一、四念住

四念住的内容就是身、受、心、法,为什么叫四念住呢?因为佛陀入灭的时候对弟子的遗教是要依四念处而住,通过对四念住的观照、透视,最后达到无住而住的自在安祥境界,而我们如何去观察呢?

1.身:我们这个身体是痛苦的根源,老子说:“吾有大患,唯吾有身”。通过身体就知道身体的痛苦、身体的不自在、身体的不调柔。比如:我们常说的四大不调,吃多了也不舒服;吃少了也不舒服;天冷了也不舒服;心烦也不舒服;累了也不舒服。总之,身体的特点就是粗重,粗重是相对于轻安而言;正因为我们有一个四大假合的身体累坠,使我们得不到安祥、自在。所以,佛教讲身为苦本。通过观察身体的粗重,就知道人生的苦是怎么一回事了,由此观察而入苦圣谛。

身体粗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即行为相,迁流不息。所以,身体的痛苦,除了生病以外,还有一种无常带来的痛苦。生病的痛苦,本身也是无常带来的。死亡的痛苦、衰老的痛苦,都是属于无常。无常为什么是苦?是因为我们凡夫有妄想有执著。如果我们要想超越无常的痛苦,就要好好修行。超凡入圣,而达到佛菩萨的境界,一切法皆幻化不实,无有自性,平等平等,无常也就成了一种美的点缀。

2.受:受就是一种感受。比如:苦受、乐受、舍受、忧受、喜受,这是五种受。我们平常都喜欢快乐的感觉,不喜欢痛苦的感觉,不喜欢忧愁的感觉。而佛法告诉我们,所有的受其实都是苦的。佛法讲三苦是建立在受的基础上的,因为苦受产生苦苦;乐受产生坏苦;舍受产生行苦。所以,一切有漏的受都是痛苦的,而这些痛苦的原因何在?就是因为有受的原故。爱就是感觉很好,感觉很好然后就爱上了。有了爱之后就会造业,就会产生烦恼。一切烦恼、一切不善的行为都是和爱有关系。因为有爱,就会有强烈的执取心,然后不惜任何代价而想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结果得不偿失。所以,我们观察有漏的受,就可以认识到四圣谛里的集谛。

3.心:心是我执生起的依据,我执的产生以心为依。基督教所说的灵魂,灵魂其实就是心。象印度外道所说的神我,神我也是心,是以心为内含的。我们可以观心,因为心也是念念生灭,刹那不住,不过是因缘条件关系的开展而已。通过对心的正确认识,入于灭谛。正确认识心,可以解脱心灵上的烦恼。当我们正确认识心后,就不必担心将来修行之后会断灭,因为心虽然是刹那不住,但又是前后相续的。

\

4.法:法包括染法和净法。若要远离愚痴和迷惑,要如实地、正确地观察一切法。观察一切法的缘起性、因果性、无常性、唯识性、空性、无所得性,也就能对一切法产生正见。因为宇宙万法都是因缘的互依互存,没有一个实在的自体,这样就可以入道圣谛。

二、四正断

断就是断除不善之法,四正断也叫四正勤。勤就是努力,就是我们要精进的项目:已生恶令断灭、未生恶令不生、未生善令生起、已生善令增长。

前面所说的修四念住已经能够对治一切障碍的差别,也就是身受心法的常乐我净。为了真正远离我们要对治的这些障碍以及所要成就的圣道,就要四种正断精勤修习。佛教讲的精进,其实是有它的具体内涵。不是做什么认真去干就是精进,如果不是止恶行善的行为,你尽管卖命地去做,也不可以叫精进。四正断的内容简单地说就是四个字:“止恶行善”,也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三、四神足

四神足即欲、勤、心、观,是四种能够成就神通之根本。然神通是依禅定产生的。我们要想得到禅定,就要依四法修行。佛法云:三乘圣果的成就,是建立在禅定的基础上的,离开禅定一切功德都不能产生。要想成就禅定,就要灭除五种过失,然后修八种断行。

我们如何灭除五种过失及修八种断行呢?就是要在持戒的基础上灭除五种过失及修八断行,即在修禅定当中,我们要摆脱懈怠。忘圣言、昏沉、掉举、不作行、作行这五种状态。昏沉和掉举是人们心中两种极端的状态,昏沉它能使我们的心暗昧,掉举能使我们的心浮躁。想得定力,则要摆脱昏沉与掉举这两种状态,使心境保持一种平静,清明的状态。我们常说,打坐时要保持一种正念。原因是不要你进入昏沉、掉举的状态。保持正念,正念提起,这时就是作行。若于昏掉中不作行加行,就是不作行,则不能进入禅定的状态中。

还有一种人,昏掉已除,心已很平静,已经进入一种清清明明、绵绵密密的状态。这时你若还作行什么正念提起,拼命加工用行。反而进入掉举状态。因为,当你已进入清明状态,于每一念都清楚明了,就进入观照状态。要放松,起观照就是了。这样就会使你很容易进入一种定的状态,就不要再做加功用行了,若你还在做加功用行,就会使观照的功夫太强,这样则不能进入禅定,所以,在打坐的时候,于何时要作行,何时不作行,我们要搞清楚。

八种断行即:欲、勤、信、安、念、智、思、舍,因此我们要修八种断行,才能灭除五过失。首先要断除懈怠,就要修欲、勤、信、安四种法门,余四过失要修念、智、思、舍。

所谓欲就是希求义,即对禅定有一种希求的愿望,觉得禅定对于自己来说是非常的重要,要有这样一种心理要求,才会修行禅定。反之,则认为禅定可有可无,都无所谓,我们有了禅定的希求,还要精进用功,我们只有勤勤恳恳的去修行,才会达到所希求的目的。同时,还要相信禅定的种种功德,而希求所成就的结果就是轻安。

前面四种对治懈怠,因懈怠在我们修学中是最难对付的,所以需要四个法门才能对治得了。

为了对治后四种过失,要修余四种断行。首先是念,念属于一种记忆,即记住某一种东西,记住一句佛号。我们经常念,这就是因为记的前提,我们才会念,若记不住,就会失去正念,所以,修禅定的前提就是要念。五根里头信、进、念、定、慧告诉我们,有了正念才能得正定,再由正念而产生正知。正知在禅定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正知,即能够觉悟昏沉,掉举,知道自己进入昏掉状态、从而从昏掉的境界中摆脱出来,保持一种清清明明的心境,使正念当前。保持一种智慧的观照,当内心处在明明了了状态时,就要伏除加行,伏行指的就是思,也就是说不要用心了,永嘉禅定有一偈颂就是说明这个道理:“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用心的时候,不能起我要加功用行的心念,不然观照力强,不易寂静,也就不易入定。所以用心时,到底有心还是无心,非常微妙。当一个人,心己摆脱了昏掉两种状态之因,心就住在一种平静、平衡的状态中,似有似无,住而不住,这就是舍。

四、五根

根,是一种增上的力量。五根,即五种进入见道的增上力量,有:信根、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信根是欲增上,对佛法信仰之后,才能产生一种希求,信的特点就是欲,进根是加行增上,在修学佛法上加功用行。念根是不妄境增上,念根建立在正念、四念处上面,念就是不忘记。定根是不散乱增上,定的特点就是不散乱。慧根是思择增上,慧根特点是思择。有了这五种增上的力量,我们就可以去做我们想做的事。

五、五力

五力从内容上说与五根是一样的,但是,之所以一个叫五根,一个叫五力,主要从它们以作用不同而安立的。在摧毁的角度上说为五力,所显示的就是五种力量特别大,即损障名力。

五力具有能够降伏和灭除不信等障。也就是说,信能降伏不信,精进能降伏懈怠,念能除昏掉,定能灭除散乱,慧能灭除愚痴。这五力不但能对治伏、不信等,又不被不信等所左右,这五力是根据因果次第建立起的。

\

当我们决定信仰佛法的因果道理,世出世间的染净因果,或相信涅盘菩提的佛果,或相信禅定、智慧、解脱的结果,为了得到这样的结果,就要发勤精进,即当我们精进之后,才能安住在念中。如果一个人的心能常时间安住在正念中,久而久之,自然就会得定。心若得定,才能开发智慧,所以才如实知。在世间上,它的作用很大,在今天的时代,不用学神通,你只要有智慧,能应用科学,就是神通广大。

又五根五力属顺抉择分。顺抉择分,即见道位,五根、五力在顺抉择分它的内容是二。因为顺抉择分在修道的过程中属加行位,加行位有四个步骤:暖、顶、忍、世第一,暖顶是二种,忍、世第一是二种,所以说顺抉择分是由二个部分组成。从唯识的角度来说,这暖、顶二位主要修四寻思:即名、义、自性、差别。这四寻思,就能证得暖位与顶位。

当我们用四寻思思考一切法,思考之后,就会对这个事物产生一种重新的认识——如实智。这四种如实智的成就,主要在忍和世第一位。所以,当我们到了世第一位,就能成就世问人所不能得到的智慧。虽然这时根本智还没产生,但它的影子已经出来了。

在暖、顶、忍、世第一这四位,通过修五根、五力之后,起四种寻思,成就四种如实智,它的结果就会使我们进入见道的状态。

六、七觉支

七觉支,即七种能够使我们觉悟的因(法门),觉悟就是证得宇宙人生的真实,也即见道,所以七觉支的果,就是见道,它的内容虽有七种,但可以把它简单的分为五个部分。1.觉所依支,觉悟之生起是要依止正念,也即正念是觉生起之因,所以我们要想成就智慧,首先保持正念,从正念的基础上才能产生智慧;2.觉自性支,觉悟的本身,即见道的这种智慧,指的就是择法;3.觉出离支,通过这种觉悟的力量,使我们从困惑、生死中解脱出来,这就要靠精进;4.觉利益支,当我们见道之后,会给我们带来法喜充满的利益;5.觉无染支,无染支有三种,即轻安、定、舍,这三种也是我们觉悟、见道的几个部分。

为什么说无染污有三?因为轻安是使我们产生无染污的因缘。一个人在无轻安的状态之下,就会生起种种杂染,种种烦恼,种种痛苦;造种种业。如果一个人有了轻安之后,他的身心就会很安祥,就不会产生诸烦恼杂染。而轻安的产生要依止定才能生起,而定的特点就是舍,就是一种平等平衡的状态。所以这里说的轻安、定、舍三种是我们证得真理的重要条件,也是我们摆脱染污的重要条件,因此说这无染义有三种。

七、八正道

八正道的内容,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八种。八正道在我们修学佛法中非常重要,是我们趣向解脱的不二中道。佛法的一切修行都没有离开八正道,八正道在这里是指修道位,这八正道在修行当中对治障碍,是根据它的不同功用建立起来的。正道详细说有八种,把它简单归纳为四种。

1.分别支,我们知道正见的建立,不能离开对世同一切法的认识。虽从世间法去认识,但这种正见是属于出世解脱的内容。正见是在见道位中,以无分别智亲证真如。

2.悔示他支,即给别人说法。指的是正思惟,就是我们把佛法转化世间人所能接受的一种方式,也就是在正见的基础上,起后得智,然后思考用语言教导他人。

3.令他信支,指令别人信仰你所悟到的佛法。此有三种:①正语,包括二种:a、真实语言;b、利他的语言,正语就是要远离妄语、两舌、恶口、倚语;②正业,即清净正确的身、口、意三业,这就要远离不善的三业。③、正命,即要选择正当的生活方式,不能不择手段追名逐利。当一个人有了正语、正业、正命后,世间人才会信受你,才会接受你所说的佛法。

4.对治障支,在八正道中,能对治障的就是精进、正念、正定三种。精进对治懈怠,正念对治邪念,正定对治散乱、掉举。

这八正道简单说就是四类,详细说就是八种。令他信支里边,主要表现的就是见、戒、远离,这几方面都做好了,就能做到令他深信正语、正业、正命这三种。表示一个人在见、戒、远离这三方面的成就具足,才能使别人信受,即一个人具足正语之后,在议论说话,在研讨佛法的过程中,别人才相信你这个人有真正的智慧。因为你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对别人有真实的利益。反之,一个人没有正语、正见,就没有智慧,就会出现邪语损害别人的话。当一个人有了正业之后,就不会做邪业,他的身口意三业都能够如理、如法地按佛制的戒律去做,这样别人才会相信你,一个人只有具足正当的谋生手段,如出家人,通过乞食,通过接受别人的供养,不起贪心,人家才会相信你这个人对名利什么都看淡了,否则,人家就不会相信你,就不会恭敬你。

正精进等三是属于对治障这一部分内容,此对治的是根本烦恼、随烦恼及自在障这三种:①根本烦恼有贪、嗔、痴、慢、疑、恶见;②随烦恼指昏沉、掉举、放逸、懈怠等;③自在障,即我们成就神通、智慧就会自在,但有障碍就不能成就,不能自在,自在障即影响我们自在的一种障碍。在三种里边,正精进能对治根本烦恼,为了对治这些烦恼,我们要精进地勤修道,正念能对治随烦恼,这就要时时保持正念。安住在止的状态中,这样就能远离昏沉、掉举等;正定主要对治自在障,即正定能引发神通等诸胜功德。

总之,三十六道品是佛陀慈悲心的流露,智慧的显示,只有大彻大悟、悲智双运、自觉觉他的佛陀才能说出这样微妙的法门。我们能听闻到这些妙法,实乃宿世修积的福德因缘。我们有这样好的因缘,就不要坐失良机,好好用功办道,使佛法发扬光大。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佛陀大慈大悲的心和善知识苦口婆心的教导。(信息来源:闽南佛学

编辑:明蓝

本文链接:三十七道品的修证意义

上一篇:不要放弃任何表达爱心的机会

下一篇:不要老是生活在怀疑之中

推荐阅读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