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全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印光大师:显荫之死(文白对照)

发布时间:2019-10-13 09:43:42 编辑: 阅读次数:

显荫之死

译文

谛闲法师有一个徒弟法名叫显荫,人相当聪明,十七、八出家。只是气量太小了,一点委屈也不能受。第一次在小法会上讲佛法,之后给谛闲法师行跪拜礼时,谛闲法师并没有说他讲得不好,只是说他的声音太小了,从这一句话上便生气得病。然而谛公这个人,总是一味让他心里常常欢喜,宠着他。时间长了,所以傲慢心越来越增长。后来到日本学密宗,他把对于密宗感悟的意思道理写成文章,全部寄给上海居士林,刊登在林刊上。他自己提高自己的能力、地位,已经是只有自己为最高。后来回国,到宁波观宗寺看望谛闲法师。谛公说:“你的名声太大了,可惜并未真实用功,应当闭关三年,用功修学才好。”他一听这个话,心如刀割一般觉得难受,当天就生病了,第二天带病前往上海居士林,只一年左右就死了。死后不久,印光恰好到上海太平寺,有个林员叫朱石僧,我向他问显荫死时候的情形。朱石僧说:“糊里糊涂就死了,佛也不会念,咒也不会念。”这个是显教和密宗都通达无碍、自己认为世间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大法师,因为不自量力,仗着过去世的智慧善根,却做了二十二、三岁的短命而死的糊涂鬼,岂不是太可怜了啊?假如显荫能够不自高自大,谦虚卑下,努力学习,而能够自我反省,若干年后,恐怕中国的学者未必有能够超过他的。

\

\

原文

谛闲法师有一徒弟名显荫,人极聪明,十七、八岁出家。但气量太小,一点屈不肯受。初次讲小座毕,拜其师,其师并未说他讲得不好,但云音声太小,由此一语便生病。而谛公之人,一味令彼心常欢喜,故傲性日增月盛。后由日本学密宗,彼所发挥密宗之文字,通寄上海居士林登林刊。其自高位置,已是唯有我高。后回国,至观宗看其师。谛公说:“汝声名很大,惜未真实用功,当闭三年关,用用功方好。”彼一闻此语,如刀割心,即日便病,次日带病往上海居士林,年余而死。死后不久,光到上海太平寺,林员朱石僧来,问其死时景象。言“糊糊涂涂,佛也不会念,咒也不会念。”此乃显密圆通,自觉世无与俦之大法师,以不自量,仗宿慧根,作二十二、三岁短命而死之糊涂鬼,岂不大可哀哉?设使显荫能不自高,谦卑自牧,中国学者未能或超出其上者。——《文钞》之《复游有维居士书》印光大师 著述 佛弟子 敬译

本文链接:印光大师:显荫之死(文白对照)

上一篇:南老师印象记

下一篇:印光大师:广大灵感的观音菩萨

推荐阅读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