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全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南老师印象记

发布时间:2019-10-13 09:43:41 编辑: 阅读次数:

离开太湖大学堂,风雨交加中又带着深夜的寒意,让人不禁裹紧单薄的外衣。车疾驶在高速公路上,溅起一米多高的水花,透过满是雾气的车窗,朦胧的夜色在大雨中一片苍茫暗淡,已近半夜,远处掠过的房舍竟然还亮着几盏昏黄的灯火,划破了漫漫长夜,耳边响起刚才南师讲座中的谆谆教导,让人心里频添了几许温暖和希望,众所景仰的南公怀瑾先生高擎着传统文化的火炬,在国学日渐式微的今天,开创了一个中国文化复兴的新时代。

这场雨我临出家门前就开始下了,为了不迟到,我还是一头钻进了大雨。天雨路滑加上塞车,我们的大巴差点真的迟到,3个小时后,在庙港太湖之滨一条郁郁葱葱的大道上,我们终于到达了太湖大学堂(Taihu great learning center),大理石上镌刻的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显得非常气派,下车之后我们冒雨一路小跑进入回廊,早就等候的工作人员马上招呼:“先关闭手机,再换鞋。”讲堂门口,工作人员一一检查每个人的听课证,然后才得以允许进入。我手忙脚乱地出示听课证后,按要求在门厅里换下皮鞋,换上新买的布鞋,然后再套上鞋套,这样进入讲堂走路既不会制造响声,同时软底鞋也不会伤及精心铺设的木质地板。进入讲堂眼睛随即一亮,宽敞的讲堂灯光明亮,黄色的背景黄色的灯光黄色的座椅,让人感觉既舒适又温暖,旁边还有两排非常宽大的黄色禅床,上铺黄色的座毯,还有一块打禅七时用的香板。我还发现讲台前有意安放了一座白牛雕塑,这岂不是禅宗《牧牛图》中所谓的“露地白牛”么?刚坐下,讲课时间就到了,南师在助手陪同下从边门走上讲台,大家全体起立、行礼,恭请老师讲课。

南师面容非常慈祥亲切,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开始了“生命科学与《黄帝内经》”的讲课,台下听众恭敬而又安静地聆听老师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地阐述,不时被老师幽默风趣的话语打动,发出会心的笑声。

老师从自己13岁读《黄帝内经》说起,谈到家办私塾,请来留学日本回来的病秀才上课(当时三个留学日本的秀才均被日本人有意逼疯逼病而成废人,不能报效自己的祖国)。

谈到幼时自学武术,悬在二楼书房大梁上练武,结果不慎摔下,半天不能动弹,父亲上楼见状静静观察、不施援手,学问就在这里——不叫不扶,小孩跌倒不哭不扶,老人跌倒不叫不扶,因为不扶还好,一扶轻则加重伤痛,重则致死。

谈到中国传统的教育方式是易子而教,溺爱培养不出人才。

谈到范仲淹的理想:“不为良相,即为良医”,救济天下苍生。

谈到三玄之学(易经、老子、庄子),《易经》的理、象、数,理是指哲学、天人之间的原理;象是医学,数是数理学。

谈到研究《黄帝内经》要同时研究印度医理学,包括瑜珈、三脉七轮,中脉就在脊椎骨中间。

谈到《黄帝内经》的“内”是指“内观、内视”。

谈到十天干、十二地支、五行;二六时中,昼夜一天。

谈到天人合一,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人身体的活子时:子午流注。

谈到邵康节的《子时》: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

谈到轩辕黄帝活到百岁,带着大臣们骑龙“鼎湖龙去”,升天去了。

\

……

当南师宣布第一节课休息时,我觉得这一个小时的讲课时间好像还不到15分钟,真希望时间流逝得慢点、再慢点,让我们多听听老师的讲解和教授。

晚餐时间到了,穿过长长的回廊,讲堂对面就是餐厅,周六、周日是自助餐,大家排队取饭盒、筷子,然后依次盛饭舀汤,找座位进餐。到了这里,不同身份、不同修养、不同门派、不同方言都显示出来了,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学者,有来自港澳台的仰慕者,有南师多年的弟子,有各地的出家众,一如十几年前我在元音老人(李公钟鼎上师)处看到的情形一样,大家都是抱着求学向道的心相聚到一起。餐厅里悬挂着陈抟老祖的书法对联: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对联下,大家一起进餐,有的师兄肯定受过寺院礼仪的熏染,进餐时禁语,只低头默然进食,不发出丝毫用餐声响,进餐完毕将碗底饭粒菜屑和剩汤全部吃清,然后将碗筷端进回收处;但也有初学者或社会上慕名而来者却不懂这些规矩,一边吃饭一边大声喧哗,吃饭喝汤还发出声响,引得旁人侧目而视,甚至将饭菜剩下。南师曾笑语:我这里是“人民公社”啊。

晚上八点,第二堂课开始了,在南师轻松幽默的授课过程中,大家聚精会神倾听、作笔记,忽而随着老师的风趣话语哄堂大笑,忽而对某句哲理名言凝神思考,一点没感到时间的悄悄流逝,到九点半南师宣布讲课结束时感觉好像才开始不久,虽然时间过得这么快、大家相聚如此匆匆,然而老师在讲课中的话语令人振聋发聩,一再回响在耳边:“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把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当狗屎,你别忘了,我们都是黄帝的子孙啊,我们太对不起祖宗了。有一句话叫‘语重心长’,我这句话就是‘语重心长’,我们一定要提高我们自己民族的智慧,而真正的做学问就是要博古通今。”而且南师从讲课开始到结束反复强调的几句话就是:“人的生命完全可以自己作主,不仅疾病可以通过自己的身体自己治疗,生命也可以重生,用真正的方法都可以返老还童、长生不老,那就是要做到佛学上讲的念念清净圆明。”

当大家全体起立行礼,向老师致以最深的敬意与谢意时,老师关切地嘱咐道:“今天下雨啊,你们回上海的车子路上一定要小心哦——”

满怀着对老师的敬仰与感恩,大家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回程,有大巴,有小车,有商务车,带着对美好明天的希冀与憧憬,一辆接着一辆驶入太湖大学堂外漆黑的雨幕之中。

衷心希望中国传统文化全面复兴的那一天尽早到来。

(2007年4月23日)

以上作者为尊云师兄

本站附加备注:

南师于07年4月份开始讲黄帝内经课程,共讲十节课,与之同时,另一课程“庄子”也在讲解中!每周六,日各一节,

这两个课程南师均是无偿为听众演讲,多为上海过来的听众,绿谷集团免费提供三辆大巴接送。另有些听众为自驾车而来。听课其间。南师还为听众免费提供自助餐。每次讲课,太湖大学堂里志愿者甚众。

想来,南师为上一节课,自己花费亦巨!可是听众都是免费!南师之精神令人感动!

本文链接:南老师印象记

上一篇:印光大師:淨土法要—佛號即護身符

下一篇:印光大师:显荫之死(文白对照)

推荐阅读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