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全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南师故里印象记

发布时间:2019-10-13 09:39:41 编辑: 阅读次数:

路途

\

当我阅读《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至布施波若波罗密多品第六章,我们团队的温州之行便从永康出发了,时间是2010年12月8日。

“复次,言大施者,菩萨摩诃萨于所爱敬贞顺妻妾,及以端正孝友男女,爱无双者,以用布施。若我不舍此妻子者,云何得与一切众生为法父母,及能怜爱一切众生,悲悯救护如己爱子,能令离于生老病死?以是义故,菩萨摩诃萨一切宠爱珍惜之者,悉皆布施,乃至成佛无上菩提。慈氏,当知如是布施者,名为菩萨行于大施。”

释迦牟尼佛在该经文中这段说与弥勒菩萨的话,我反复品味着。了解南师的生平及家庭,是从刘雨虹老师的《南怀瑾先生侧记》一书。从该书中得知,比起其他父母,南师在子女幼时花的时间不多,虽如今他在大陆和台湾的子女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但他仍然很少和他的家人在一起。抛开南师的佛法造诣不谈,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这中间肯定有很多种情感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南老师是一个很重亲情的人,他把本该属于他享受天伦之乐的时间,奉献给了文化事业,奉献给了与他有缘的人。

我们的车,从永康上金丽温高速后,我都在念咒,对南师充满感激。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见过南师但是对南师充满感激的不止我一人,我们同车的几人都是如此。早在03年的时候,一位来自嘉兴的女教师因为没有报名而要参加体悟法师在义乌双林古寺主持的准提七而被婉拒入场,我当时觉得这个女的怪可怜的,就问她来参加准提七的原因,她说:我是为南老师的法而来的,是南老师的书救了我,没有南老师,我早就自杀了或者病死了。她的话打动了我,我决定帮她进入会场。我边念观世音菩萨,边去找体悟法师房东(寺庙的客人多房间不够,男客人住在外面租赁的民房里)老周的老婆,老周的老婆一边说这位女教师穿得太花哨一边去给体悟法师撒谎,说是碰巧认识这位女士,居然“骗”过了体悟法师,进入了会场。唉,怪吧,偏偏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想起这位女师兄,不知她现在如何,但愿她一切都好,但愿沾南师法益的朋友们一切都好。

金丽温高速公路从青田前面一点,基本上成了凌驾在瓯江之上的高架桥了,但是这种凌驾于瓯江之上的高架桥,也没有完全压住瓯江固有的美景。向瓯江的另一边望去,我们可以看到南师当年发起建设的金温铁路,铁路沿着瓯江而建,时而穿过山洞,若隐若现。如果大家要了解金温铁路,可以看看侯成业先生《南怀瑾的理念》一书。我曾经坐火车通过金温铁路全程,也曾多次在金温铁路其他路段往返,对这条铁路不算生疏。我最早一次坐金温铁路公司专营的列车不知道是哪一年了,感觉车开得很慢,逢车就要让路,但是工作人员的服务超好,所以坐车的人仍然很多,坐国营的列车,就没有这种被服务的感觉。这些年高铁发展很快,金温铁路上不跑动车,车速相对较慢,面对着这个躁动不安什么都要快的社会,我真有些担心金温铁路的前程。但听最近坐过金温公司列车的一个师兄说,金温地方铁路的车,现在的服务仍然让人感觉很温馨,坐车的人仍然很多。看来金温铁路现在的老板是一位高人,已经把金温铁路的服务理念深深植根于公司之中,假如火车上的服务让人感觉温馨,速度将不是最突出的问题,因为速度解决不了躁动。听说温州人也很喜欢坐他们自己地方铁路公司的火车,他们中的有些人知道南怀瑾的一些事情,有些人只是在温州火车站几个大字旁边看到了南怀瑾三个字的落款,但是南怀瑾究竟何许人也,他们也不知道,偶尔想知道,只是一闪念而已。温州人知道做他们自己铁路公司的车舒服,但是不知道南师为现代中国社会铺就的文化心路,那是一条通往解脱而实现人生意义之路,温州人知之甚少,可惜。我想,如果今后师兄们去访问南师故里,可以一边坐着金温铁路上的普通火车,一边读候承业先生的《南怀瑾的理念》一书,会有更多的时间从侧面去了解南师当时修建这条铁路的心境。

\

小舜哥和他的绍南文化传播中心

我们去的地方,不是乐清市柳市区长岐乡南宅村(今属黄花镇殿后村南宅),而是乐清市翁垟镇地团村,因为这儿才是南师的出生地,而前者是南氏宗族聚居地。南师的父亲是经商的,店开在地团,南师出生在地团,在地团生活了十七年,然后离开家乡外出闯荡。这是12月9日上午温州的张师兄带我们去拜访了南师的二公子南小舜老师以后,才知道这回事。因为南小舜老师已经七十岁高龄了,我们自然也叫他南老师,父子都叫“南老师”容易混淆,所以我问南小舜老师怎么办,南小舜老师说:“以后你们(南老师的粉丝)就叫我小舜哥好了!”我叫了几声小舜哥,有些不习惯,但是看到小舜哥的回应坦荡而有大哥气派,风度潇洒,也就硬着头皮“乐得其便”了。说心里话,直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叫南师二公子小舜哥,我也不习惯,觉得自己放肆,理一下辈分,我应该叫南老师南太老师,叫南小舜老师南老师才对,不过只有留待下次和小舜哥商量了。

“地陪”张师兄和小舜哥很熟悉,对小舜哥的人品学问都很佩服,常有放下生意“欲与小舜哥游”想法。同行的周师兄是永康人,以前搞儿童读经的,2004年就和小舜哥认识了,平时也有电话联系,彼此不算生疏,和小舜哥见面的地方就在他的温州绍南文化传播中心。

小舜哥的文化传播中心设在温州车站大道一个临街的铺面房里,很朴素,八十年代的设施。这里除了来购买读经教材的传统文化的热心人士,就是来找小舜哥看中医的病人了。小舜哥的经历不简单,年轻时受过很多生活磨难,也许是因为从小是爷爷带大的原因,性格活泼乐观而有南师的一面。小舜哥读书时学的是无线电专业,后来改行学中医,有很多心得,也是乐在其中。南师到香港后,小舜哥去省亲以及联系金温铁路建设等,和父亲接触,才又开始受教于他的父亲,他现在热心于传统文化教育,也算是家学渊源了。当我们说明我们从事教育的理想时,小舜哥说:“学传统文化,要跟上形势,要和现代社会接轨,否则就如诸葛亮《诫子书》中所说‘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接世,就是要成就入世的学问,不是读死书。”据说小舜哥在乐清找他看病的人很多,后来搬来温州坐镇绍南文化传播中心,病人少了,坐诊的费用也是随喜的,但是小舜哥还是在这里坚守着。这间临街的铺面是他私人的,如果拿来出租的话,经济上要比现在的收入多好多倍,但这是我这种穷人的想法。我觉得小舜哥很富有,因为当他给我们谈起传统文化,谈起家族旧事,有超然忘我的情怀,我由衷佩服,即使除去南师的光环,我的这种佩服也没有减少。小舜哥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他们家的趣闻轶事,幽默诙谐,闻所未闻,可惜我对他带方言腔的普通话听不全懂,记录不全,所幸的是,他写了几篇回忆录给南师,南师也觉得有趣,叫他快写,说要约稿出版,如果出版的话,我们也就可以拜读了。

去地团的车上,我和小舜哥有幸同车。当谈到书法时,他说:“现在的书法教育,把字帖‘科学’地解构了,结果不是学写字,而是在学划字。”他又给我讲起他爷爷(南师父亲)从小是如何教他书法的,可惜小舜哥的温州口音让我不能把话全部听明白,否则他讲一笔一画应该如何有自由的发挥,我就可以详细记录下来。总之,我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观点,耳目一新。后来几天在温州遇到一个师兄,我把小舜哥关于书法的这种理论精神传达给她,她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可以试试练书法。”

后来的几天,我在温州又结识了南师的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都很实在,是南师大公子的孩子。南师的孙子南品锋的木雕厂新近开工,包括佛像的雕刻,我这儿帮他做做广告,呵呵。

地团村南师故里

下午四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了地团村南师故里。来之前,查阅网上资料,就知道南师的故里早在1995年就改造为乐清老幼文康活动中心了,看不到任何南师成长过程中值得纪念的东西,当年南师的学生陈峰来参观时就很遗憾。尽管如此,当我们决意要来时,小舜哥热情陪同。

孟子曰:“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难为言。”我们只是南师书籍的读者,一群小小的没有资格游于南师之门的粉丝,所以游南师故里这部分,只有用图片来说话了。

南师故里印象记

南师故里已经改成乐清老幼文康活动中心,当年花了500万(包括居民的拆迁费用),造价不菲。

南师故里印象记

南师手写碑文:

乐清老幼文康活动中心赠言

我生于此地长于此地而十七年后,即离乡别土。情如昔贤所云: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书万卷,神交古人。旋经代嬗变五六十年后,父罹世变,未得藻雪,老母百龄,无疾辞世,虽欲归养而不可得,故有此筑。即以仰事父母之心转而以养世间父母,且兼以蓄后代子孙。等身著作还天地,拱手园林让后贤,以此而报生于此土长于此土之德,而无余无负。从今以后,成败兴废,皆非所计,或嘱有言,则曰:人如无贪,天下太平,人如无嗔,天下安宁!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做好事。岁次乙亥冬月中旬即一九九六年一月上旬 南怀瑾书时年七十八

d34e61316994c02c5a99d7823ef8c08b.jpg

在中心看电视的老年人

58b3bc052b1bde129ec19311643a4788.jpg

院内景色。

1106418f474ba1a96cef2ddb9a4de7b2.jpg

与小舜哥在文康中心院内聊天。

d09d2831e40b9245d6ae80b5fbace485.jpg

与小舜哥的合影。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耳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能够在这个时代读南师书,参悟人生,走自己路,知足矣。

作者:闵子轩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949cd20100o7m7.html

本文链接:南师故里印象记

上一篇:印光大师:印光是一个特立独行僧(文白对照)

下一篇:印光法师:《灵岩法要》伍、决修学疑难【2】

推荐阅读

热点关注